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水产 >
男子购农药助病母安乐死被判缓刑 称感谢法官
来源:http://www.stevenumbrello.com 作者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6-03 14:58 * 浏览 :
     昨日,邓明建走出看守所,跟妻子回家。   邓明建犯故意杀人罪被判三缓四,其当庭表示服从判决   特写   感谢法官,我知道错了   昨日12时10分许,邓明建走出了看守所大门,红色T恤映衬着苍白的脸,他轻轻牵着妻子走出来,面对重重包围的镜头,寡言的他愈发沉默,说得最多的是我错了、谢谢大家,此时他眼泛泪光。   新快报:你想到过能被判缓刑吗?   邓明建:没有想到,感谢法官。   新快报:作案时,你知道是犯罪吗?   邓明建:没想到是犯了故意杀人罪,现在知道了,我很后悔,知道错了。   新快报:有什么想对母亲说的吗?   邓明建:我还想她多活两年,不想她死。   新快报:在里面想得最多的是什么?   邓明建:想家,想母亲。我很感谢妻子,我要回去看母亲,去拜拜她。   新快报记者黄琼通讯员马伟峰范贞卜晓虹崔杰锋黎晓婷   无怨无悔照顾中风老母亲18年,从在老家把屎把尿到带到番禺背母买药,四川孝子邓明建的仁孝感动了亲友相邻,也感动了众多市民。昨日上午,广州市番禺区法院对这起孝子杀母案进行一审宣判,最终采纳公诉人提出的缓刑建议,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邓明建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。宣判后,邓明建结束了长达一年的羁押,换上妻子带来的红色T恤及白色裤子,脸上惶恐木讷的表情变得平静了一些,拥着妻子走出重重包围圈。   宣判后,番禺法院聘请专业的心理辅导专家对邓明建进行了心理辅导,这也是该院首次将心理矫正引入成年人犯罪案件。      案情   近20年照顾病母令人动容   据了解,现年41岁的邓明建是来自四川的外来务工人员。2011年5月16日14时许,租住在番禺区石碁镇的邓明建向石碁派出所报警,称其母亲李某在出租屋内自然死亡。但警方尸检却发现是中毒死亡,其后,邓明建坦承,其受母亲请求买来农药帮其安乐死。   案发后,亲朋邻友普遍反映邓明建平时对母亲甚是孝顺,细心服侍患病母亲近20年。但检察机关认为,邓明建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,鉴于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,依法可从轻处罚,建议量刑为有期徒刑三年,并可处缓刑。   在第二次开庭中,公诉人还当庭出示了补充采集的一批证据,还原了邓明建照顾病母近20年令人动容的往事。   据了解,邓明建还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,但长期以来,母亲都是由邓明建负责照顾。1991年,邓明建刚结婚不久,母亲便中风瘫痪,其后在邓明建的照顾下,慢慢恢复为贴补家用,十多年前,邓明建夫妻先后来到广州打工,每月寄钱回家给母亲治病。2010年,邓父突发脑溢血病故,邓明建回老家亲自把母亲背到了广州,在身边照顾。   经常看他背妈妈上医院,没有这个儿子她(母亲)活不了这么多年。侯阿姨与邓家人在老家和广州都是邻居,对邓明建10多年来的勤孝看在眼里。妻子华素英也称,母亲每天都要抽筋多次,经常半夜疼醒,邓明建便起身给她按摩。在其出租屋附近的邻里都知道,妈妈的一日三餐、洗澡、梳头等,几乎都由邓明建打理。   因此,邓明建的家人、亲友,老家的广州的,纷纷请求法院轻判好人。      自述   母亲一直抓住我的手让我买农药   母亲患有脑血栓,右半身瘫痪,走路要拐杖,但家里没钱一直也没去过正规医院看,在老家也只是请乡下中医看一下。受病痛折磨,母亲多次让我买农药给她喝,但她别的话我都听,这件事我没有答应过。   事发那天7时多,母亲叫我不要上班陪她,我说让我先去厂里请个假。9时30分,我回来了,母亲说这几天睡不着,很辛苦,让我给她买瓶农药。一开始我不愿意,但她一直抓住我的手不放,一定要我去买。   我没办法,就出去花了29元买了两瓶农药。母亲一见到我,就让我把农药拿给她,我打开瓶盖递给她,她接过就喝了两三口。   过了两三分钟,母亲闭上眼睛,头侧向一边,嘴边冒出白色泡泡,我用纸巾帮她擦掉,接着用手推她,她没反应,我又摸她的身体,还是没反应。   我觉得母亲死了,就打电话给妻子,之后又打电话给其他亲戚。之后,我用被子把母亲的身体盖上,把农药瓶盖好扔到门口的垃圾桶里。12时妻子回来了,我们两人一起帮母亲换上新衣服。后来,厂长也来了,说要通知殡仪馆来处理尸体,又帮忙通知了治安队过来,后来派出所的也来了。   我一直没答应过母亲买农药,当天真的是她强烈要求,我没办法了才去买的(据判决书中邓明建供述)。   现场   妻子带衣赴庭接回老公   昨日庭前,记者再度见到了邓明建的妻子华素英。和此前两次开庭一样,她照例带了衣服前来,这只是厂服,他在里面一年都穿那个衣服,如果能出来的话给他换上以往作为证人的华素英只能在庭外守候,远远看上丈夫一眼,而昨日的宣判活动,她第一次坐上了旁听席,咫尺相隔,含泪望向丈夫的背影。   9时35分许,伴着轻轻的铁链声,头戴黑套的邓明建被法警押送入庭,在其后的听判过程中,佝偻站立的邓明建一直略显紧张地低着头。没意见,不上诉。宣判结束,邓明建用略微颤抖的声音如此回应,此前惶恐木讷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放松,押出法庭时,他还回头跟妻子点了下头。   我们专门来接他的,到时候一起回去拜妈妈。邓明建的表妹特地一早赶到现场听判,她特别向记者强调,我哥不容易,我们都很理解他。   法院   有罪情节轻微适用缓刑   据本案主审法官,番禺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麦雄杰介绍,控辩双方对于邓明建构成故意杀人罪没有分歧。公诉人认为,被告人犯罪行为情节较轻,且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建议法院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并可适用缓刑。辩护人认为邓明建的犯罪动机,是在母亲要求和生活的重压下产生的,其自愿认罪,并有亲友及工友的求情信,证明其履行照顾母亲的义务,故建议从轻处罚。   法院经审理认为,邓明建明知农药有毒,仍然帮助母亲服用,导致母亲死亡,构成故意杀人罪,依法应给予惩处。但本案有被害人年老患病产生轻生念头,并积极请求购买农药的情节,故被告人犯罪动机确有值得宽宥之处,应与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故意杀人行为相区别。同时邓明建近20年来赡养母亲一贯孝顺,又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其主观恶性相对较小,社会危害性亦相对较轻。法院最终决定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。   司法监督员:   避免类似人伦悲剧再上演   宣判后,番禺法院司法监督员、区政协委员黎万丽向记者表示,法院的定罪量刑,既否定了邓明建故意杀人的行为,又给了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使其得以在社会中接受改造,达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,我个人非常认同这个判决。   但她同时认为,孝子杀母不止是被害人李述兰和被告邓明建的悲剧,某种程度上,也是社会的悲哀。她希望社会各界能更理性、冷静地看待此案,给予邓明建更多的空间和心理扶助,让他能正确面对事实,面对自己,尽快走出阴影,融入社会,恢复正常的生活。   同时也希望以此案向社会公众普法,更希望相关部门能认真思考目前社会保障、医疗、司法等制度中需要改进的地方,进一步完善社会救助,关心困难群众的生活和需要,健全临终关怀服务、心理疏导服务等专业的社会服务,避免孝子杀母等人伦悲剧的再次上演。      
上一篇:贵州省政协 副主席 下一篇:没有了